醉生梦死,爱在北极。

【FGO百合】【荆轲/女主】无题

嗯好喜欢荆轲妹子啦虽然我才打到第二章2333听说后面主要剧情里有她但我还没打到但愿没有写OOC XDD细节不太记得了,大致就这样。隐玛修/女主,百合大法好




事实是,你没有睡着。


森林里夜风簌簌,你能听到远处狼人的嚎叫。玛修他们想必收集柴火,寻找食物也极不容易。玛修,玛修,坚强而纤细柔弱的玛修。你在睡袋中蜷缩,模糊的狼人的嚎叫高高低低,钻进你的耳道,鼓膜震动,神经接受信号传入大脑——如蔓攀爬——


你试图去听面前温暖火堆中枝桠炸裂的噼啪声。


看,你是这样粗神经的人。你集中注意力搜寻干燥温暖,让你回忆起家中壁炉的脆折,忘却迦勒底的牺牲,你所在世界的毁灭悲剧,你在几百年前的异时异乡处境的险恶。夜晚的森林中,躺在火堆前的你,此时此刻需要睡眠。需要更多精力。


事实是,你依然没有睡着。


火光被风裹挟,悠悠颤动。你想起巨龙,扬威耀武的,如火般颜色的可怖巨龙。


你闭上眼。


红色巨龙生命力极强。经验不足的你陷入苦战。然后她对你说她准备好了。


什么?


不归匕首,我的宝具。她说,来自千年前战国的长而直的黑发与长袍在五百多年前的奥尔良碧蓝天空下在五百多前的奥尔良的青葱绿野上在五百多年前奥尔良的和煦微风中飞扬。精神的翡翠凤眸映着草原,绿上加绿。


不用在乎我,她说。既然我是为此而生。


她的暗杀,不问结果,不顾生死。你的大脑依然短路,但本能的,你轻轻点了点头。手持淬毒的匕首,她猛冲上前的背影利索轻盈。在巨龙的脚下——她是那样小,巨龙衬得她如初冬落下的第一片雪花。电光火石间,红色的庞然大物轰然倒地。


她艰难喘息。然后她回头笑着对你说,再会。


战场上再会。她化为萤火般飞舞的光点。


光点。光点于你橙黑的视网膜上无序滑动。那又是与她的一次不痛不痒的离别。你与她的相处时间有限,仅仅在战场上。那着实不是适合交谈的地方。多数时候,战况危急,你和她的交流不过仅限于你下命令—她淡然接受——如此程度罢了。


火堆和睡袋暖了你的身体,丝丝困意涌上来。


然而你想在别处见见她,回到她的时代,瞧一瞧她喝酒高歌时的豪放娇憨。不过最深处的你明白,你最想见的是她在易水旁的坚毅决绝,哪怕来自未来的你早已知晓这场暗杀结局为何——你想见见那时候的她,你想知道她在萧瑟风中伫立于易水旁,吟出那诗句的表情。


你终于等到了她的灵基再临。你为她戴上洁白的百合花,披上白纱。你想吟出那诗句,你想说——


“你真好看。”


然而这是你说的第一句话。


她笑了。


“这是我第一次来法国。”


然而这是你说得第二句话。


她笑得更开心。“是啊,这也是我第一次来法国呢。我似乎没有在英灵座上读过在法国的记录。”


然而直到你和她再次告别,有些羞怯的你也没有和她提到那诗句。


睡意渐浓,如丝般点点浸入你的意识。啊,那诗句是什么来着?此时的你几乎已经想不起来了。明天,明天还要继续战斗。那些龙,僵尸,狂欢从者,以及那可悲的可怕的复仇圣女——


事实是,你沉沉进入了梦乡。梦里你面临白练般的江水,身边的白衣人歌声哀戚。不知为何,你不能自已,你只是唱出与周围凄惨歌声不同的慷慨激昂,你唱——


风萧萧兮易水寒......


你不知道玛修已经回来了,轻轻拂开你脸上的碎发。







评论(6)
热度(17)

© 户下犬 | Powered by LOFTER